首页 »

一万名观众一齐唱昆曲,张军“水磨新调”这回玩大了

2019/9/11 20:52:48

一万名观众一齐唱昆曲,张军“水磨新调”这回玩大了

定下5月18日在上海奔驰文化中心举办“水磨新调”新昆曲万人演唱会,张军每天都要面对亲朋好友担忧的“盘问”——可能吗?行吗?可以吗?他觉得,这反而是召集万名观众最有趣的地方,“选择活得安稳还是大胆做一个梦?对我来说,越是难,越有好奇心。挑战越大,到时与大家分享的东西越多。”

 

演唱会上,张军计划唱30首歌,来源于昆曲30段曲牌,有《牡丹亭·寻梦》与《玉簪记·琴挑》中两段“懒画眉”,也有加入饶舌乐元素的《好姐姐》、萨克斯演奏的《朝元歌》,还有配上《we will rock you》的中西合璧《绣襦记·莲花落》、《牡丹亭·硬拷》中“折桂令”,根据曲牌“江儿水”重新改编《牡丹亭·寻梦》中的《偶然间》……爵士、蓝调、摇滚、饶舌乐与绵长悠远的昆曲之声共鸣。

 

媒体见面会上,张军与乐队现场演绎新改编的《邯郸记·三醉》中“红绣鞋”,则是一段颇有来头的曲子。京昆大师俞振飞3岁丧母,父亲俞粟庐舍不得将“老来子”托付他人。每当俞振飞夜啼时,俞粟庐轻轻哼唱“红绣鞋”。俞振飞晚年回忆,“我一听这曲子就不哭了,到6岁已经能把它完整无误地唱出来。”

 

“唱腔都是传统的,配乐是崭新的,我们会请有趣的人讲讲他们眼中的昆曲。”张军唱了32年戏,他希望借由演唱会分享昆曲关于爱和生死的感悟。“20年前,我们去大学演昆曲。老师特地把场地大门锁了,同学们宁可从边门翻墙也要逃跑。”对大多数年轻人而言,昆曲只是一个古老剧种的名字,只是遥控器上不小心跳出的咿咿呀呀,与自己的生活丝毫扯不上干系。或许喜欢读《牡丹亭》《西厢记》,只是喜欢行文的华美俏丽,却没有仔细想过,这些文字原本就是写给人唱的。张军把演唱会主题定为“相见,只为再爱一次”,拆解出人与人各种情缘里的细微心事,用昆曲吟唱当下年轻人都有的感悟,解读古今大情小爱中的悠思。

 

“形式只是载体,我们鼓励一万名观众来听一听昆曲当下的澎湃活力。”为《我为歌狂》《认真的雪》《年轻的战场》等作曲的知名音乐人彭程担任演唱会音乐总监,“为了一首曲牌的新曲和弦要写上9遍,最后他说,是老祖宗引领他流淌出乐符,让笛箫对话。”对张军而言,漫长打磨、排练也让他对昆曲文字与音乐有了新的解读,无论古今东西,时间与空间可能不同,但好作品都是由心而发。张军与轮回乐队合作过《烽火扬州路》,这次他与指行者乐队以摇滚版昆曲演绎李白《将进酒》。张军还会和40个类似偶像练习生的新人一起演出,“大叔有大叔的本事,小鲜肉有小鲜肉的魅力。”演唱会上,女高音歌唱家黄英演绎昆曲,著名京剧演员关栋天、著名评弹演员高博文都将亮出绝活。沪上颇具影响力的王昊王厂长带领的白相乐队,让全场怀念上海弄堂里奔跑着的情怀。

 

幕后团队同样云集精英,由北京奥运会开幕式音响总工程师、《中国好声音》、《我是歌手》音响总监金少刚设计声场,曾为周杰伦演唱会、MV担任导演的陈明和挑梁演唱会视觉设计。“有一句话,我践行了很多年——和观众一起成长,从青年到中年,将来我还是会一直做下去。”张军说:“他们是昆曲的土壤,和空气阳光同样重要。”

 

从2010年的实景园林昆曲《牡丹亭》盛宴不衰、2015年的大型原创新剧《春江花月夜》走红大江南北,到2016年一人分饰四角的《我,哈姆雷特》享誉海外,张军每每出手必是大动作。此次的万人演唱会,张军挑战“唱给一万名观众听,或者说让一万名观众一齐唱昆曲”。从20年前的“昆剧走近青年”,到后来的“我是小生”“给过去一个未来”,张军从未停止过引领年轻人对于昆曲从了解、认知到欣赏的各种尝试。5月18日对昆曲而言,一直是个意义非凡的日子。2001年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第一批“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”名单,昆曲全票通过、位列“非遗”榜首。昆曲的生命力绵延不绝有两种方式,一是传承人生生不息,新老作品世代流传,另一种是用当下的方式把更多人的注意力汇聚到这门古老艺术上来。“在我看来,后一种传播的价值,同样巨大。”张军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