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还在头疼怎样拍出有创意的全家福?看看这位编舞者的灵感吧

2019/9/19 10:44:55

还在头疼怎样拍出有创意的全家福?看看这位编舞者的灵感吧

多尔纳以“城市中的人体”系列最为出名,在表演中,舞者们挤进城市建筑中的缝隙和角落,比如说电话亭,或者门廊和壁龛。表演者有时是抱着路灯灯杆扭动,有时是在公交站倒立,有时是在公共大楼楼顶舞动……多尔纳感兴趣的其实是人体和建筑环境之间的关系。“建筑家就是编舞者,”他说,“他们设计的建筑等于为我们编好了舞蹈,也为我们提供了舞台。”

“扁平的空间”

 

在他的新项目“斯特拉特福生活”中,多尔纳把设计重点转移到了室内,重新布置我们熟悉的家居环境。

 

多尔纳说,我们家里的室内设计决定了我们的行为动作——“我们把物件和家具放进家中,于是行动就受限了。慢慢地,我们只在一定范围内活动。”而他和表演者们就要打破这个范围,把空间拓展到碗橱里、抽屉中,甚至还设计了倒置的楼梯。

“你可以戴个椅子”

 

“斯特拉特福生活”的主题之一是全家福,多尔纳设计了一组造型,不过并不是普通的笑脸造型,而是卡通样的无特征化,比如用枕头当脸蛋或者用椅子当脑袋。虽然这有点滑稽,但是这画面却出奇地有触动性——仅用头部的倾斜和面料的褶皱,静物就有了拟人的效果。

 

多尔纳带我进入房间,我暂时成了他们的一员。窗帘捂着我的脸,我就很随意地靠在一个很好看的中世纪风格餐具橱上。多尔纳很仔细地安排着每一个部分,而我则需要保持不动(捂着脸呼吸),这对我来说还挺有挑战性的。

 

每个人都有一颗童心。多尔纳指出,在自己的空间领域里玩创新,可能和孩子们喜欢把家具和日常小摆设当成动物窝和海盗船有点像。每个人进入客厅,都会因多尔纳设计的每一件摆设而被逗得大笑,但是多尔纳对于自己的设计是很严肃认真的。

“保持不动确实有点难”

 

57岁的多尔纳离开剧院已经十多年了。“我的兴趣在于空间,”他说道,“但是舞台是一个没有生气的空间,因为那里没有自然上演的内容,而我也不喜欢创造一些虚幻的东西。”相比之下,多尔纳更想关注世上早已存在的一切。“我越发地对整体的空间感兴趣——从经济、社会和政治的角度去关注。”

 

然而,多尔纳的行为艺术也有不少质疑的声音。在奥地利,观众们斥责多尔纳的一项户外表演,因为他往大街上塞了很多人,让他们联想到了犹太大屠杀。在英国,邻里街坊们对他的“另类全家福”也很警惕,他们觉得多尔纳的舞者们形迹可疑,好像要入室抢劫一样。

“找到空的地方,然后想办法填满它们”

 

对此,多尔纳有自己的考虑。他在伦敦的实验之所以选择斯特拉特福,是因为这是伦敦最文化多元的地区,他希望在新老定居者们的共同努力下,实现伦敦在后奥林匹克时代的重振。

 

“我喜欢这样与日常生活的联系,”多尔纳说,“我认为艺术和日常生活之间并没有隔阂,这也是我希望人们能理解的。艺术家并不全是与普通人隔绝的超级精致主义者。”

“艺术家们并不是过于追求精致的人”

 

的确,把椅子放在头上拍照确实不十分“精致”。

 


本文编译自《卫报》,文中图片均为原文配图。

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

编译:徐丹婷

栏目主编:章迪思

编辑邮箱:48056615@qq.com